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据SteamCharts统计,过去30天以来(2021年2月)《DOTA2》平均在线人数只有40万1667人,相比上个月流失了大约27000名玩家,是自去年1月以来平均在线人数最低的一个月。去年1月DOTA2平均在线玩家更低,只有37.8万人。    根据图表显示,从去年5月开始,DOTA2平均在线玩家一直在下降。虽然去年11月和今年1月在线玩家人数有所上升,但整体依旧是下滑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SteamDB数据显示,Twitch上DOTA2观看数量一直相当稳定,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老玩家变成了“云玩家”。  去年12月底,DOTA2迎来了7.28新版本,带来了新功能:魔晶,但整体机制和地图都没有太大的改动,这可能就是今年1月份DOTA2平均在线玩家有所上升的主要原因,但随着玩家对新事物热情的消耗殆尽,DOTA2又面临着在线玩家流失的问题。  上个月,国内知名主播举报DOTA2游戏天梯纵容宣传菠菜赌博网站,天梯演员问题自此之后有了较大的整改。另外V社还为了打击开小号捕鱼和其他不端行为,增加了监管模式。但看起来作用甚微,并没有吸引太多的用户回流。
2021-03-03
  昨晚Epic发布公告,宣布已经收购了《糖豆人:终极淘汰赛》的开发商Mediatonic的母公司Tonic Games Group,该公司旗下还有《装机模拟器》的发行商The Irregular Corporation和刚起步的Fortitude Games等多个工作室。    《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开发商表示游戏的游玩不会受收购影响而改变,游戏也会继续在每个赛季带来新的内容、特色、服饰等,并且依然可以在Steam和PlayStation平台购买、游玩。开发商也计划将《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带入Switch和Xbox平台。至于游戏是否会像《火箭联盟》那样变成免费游玩(F2P)的,《糖豆人》开发商表示现在还没有什么要宣布的。游戏也将继续支持玩家社区,倾听玩家的建议和反馈。  “Epic在构建元宇宙(Metaverse)方面的投入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Tonic Games也有着同样的目标,”Epic Games创始人兼CEO Tim Sweeney说。“在Epic致力于打造这个虚拟的未来时,我们需要伟大的创意人才,他们知道如何打造强大的游戏、内容和体验。”Epic也表示不会将《糖豆人》从任何商店撤下,“将继续投资,让游戏在各个平台上为玩家提供良好的体验”。  《糖豆人》开发商母公司Tonic Games Group联合创始人兼CEO Dave Bailey说:“Epic与我们的愿景相同,即打造和支持那些具有积极影响并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游戏,我们非常高兴能与他们的团队携手合作。”  Epic近年来在收购方面一直很活跃,但它更多的是收购公司来构建其虚幻引擎背后的技术,而不是收购游戏开发工作室。此前,它曾在2019年收购了《火箭联盟》的开发工作室Psyonix。
2021-03-03
  2021年的IEM卡托维兹决赛,Gambit让一追三成为了最后的冠军,但是这两只独联体队伍的牌面似乎并不很够,据统计,他们之间进行的决赛在全球仅有417000人观看,这创下了IEM卡托维兹决赛的最低观看记录。  在前两年的比赛中,2020年NaVi和G2的对决吸引了100万观众(线上),这也创造了当时的线上最多观看人数记录。而算上线下比赛最多的则是2019年IEM 卡托Major时Astralis夺冠的决赛,足足120w观众观看了这场比赛。  通过ESCHARTS的数据我们可以发现,哪怕是2017年FaZe对阵Astralis的比赛都有着近45w的观看量,不知道这两支队伍经此一役,是否会吸引更多的粉丝呢?
2021-03-03
  这位巴西的狙击手讨论了与MIBR关系的破裂,要积极为O PLANO寻找俱乐部的问题。三个月前,当MIBR在Flashpoint 2被OG淘汰时,粉丝们觉得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乌云终于消散了。由于kNgV-和trk已经和MIBR绑定,寻找其他选手似乎是一个最正确的道路。  但是和平没有太久,新年刚过几天,就有消息称选手与MIBR的谈判破裂,这让队伍的未来再次乌云密布。主教练cogu直接开喷MIBR声称他被俱乐部“当做垃圾一样对待”,随后kNgV-也透露俱乐部要求他接受“75%的减薪来续约”。  由于选手分散在四个不同的俱乐部(后来HEN1也加入了队伍),大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重新团聚,他们愿意等多久来找到合适的俱乐部呢?根据kNgV-的说法,能等多久就多久。毕竟这个队伍现在叫O PLANO,翻译过来就是“计划”。  Q:当我在11月和你交谈时,你说你和MIBR的关系很好,你们谈了许多,特别是TACO和fer离开之后。那么是什么改变了你和俱乐部的关系?  事实上,我们有过一段时间的亲密关系,在建立上一个阵容时,我曾经和Ari Segal(Immortals Gaming Club的CEO)以及Fly(MIBR董事)有过深入探讨。我表达了上一个阵容的情况,然后说了我想和LUCAS1以及HEN1和trk组队的想法,唯一改变的使我们不能协商续约。  Q:当你决定不再与MIBR沟通时,你是否真的有一个计划,或者你是基于你能够找到一个俱乐部的信念而行动?  是MIBR决定不与我们谈判,他们提出了一个报价,他们说这是最终报价,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不接受,我们应该尽快让他们知道。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没有谈判的机会。Fly在我们出去比赛之前就明确表示,我们不应该对延续阵容抱有太高的期望。基于此点,我们开始思考,如果我们不能延续阵容,我们将采取哪些步骤,对我们来说,让七个人基于信念来做决定是轻率的。我们的决定是基于我们自己的想法做出的,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角色。  我们的平均年龄是25岁,这意味着我们是一个年轻的队伍,有一个Major级别的核心阵容,有三个不断上升的年轻人以及一个赢得了多个冠军的教练。我们有一支经过了一线队伍考验的队伍,在30天内队伍排名上升了220位。我们的队伍在社交媒体上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可能是目前巴西最受欢迎的队伍之一。你能在市场上找到其他类似的阵容吗?这就是我们的确定我们一定能找到俱乐部的原因。  Q:你认为找一个俱乐部会这么难吗?  我们知道找到一个俱乐部接管我们并非易事,就像很难找到一个具有我们特点的阵容一样,找到一个能够支持一支一流队伍的俱乐部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最难的是我们比赛的时候还要去谈判。  Q:一个月前,cogu说他们与Flamengo和Envy进行了会谈,这些谈判进行的怎么样了?  我们正在处于一个我们称之为“路演”的阶段,我们是完全开放报价的,同时,我们正在评估提供给我们的机会。  Q:随着时间的推移,机会的窗口会原来越小,很快队伍的排名会下降,你对寻找一个俱乐部感到有压力吗?你觉得你是拿自己的事业冒险吗?  我并不认为机会的窗口会越来越小,相反,它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变得更大。同样我也不觉得我正在拿我的事业做赌注,我认为我是在保护我的职业生涯。对新俱乐部的选择要谨慎。我们是要签合同的人,我们需要与我们的新俱乐部签合同,然后将我们的职业梦想和这个新俱乐部联系在一起。我们意识到在顶级CSGO中竞争的困难和压力,我们正在寻找一个能够提供健康和富有成效训练环境的机构,以便我们施展才华。要达到顶峰,你必须110%的投入,我们需要支持。  Q:鉴于目前疫情对经济环境造成的影响,你是否认为很难找到一个愿意满足这么多选手的俱乐部?Sharks,MIBR,FURIA,DETONA愿意谈判吗?  疫情对世界各地都产生了金融影响,对全球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局面,但我们无法逃避的事实是,我们的领域在疫情期间实现增长,有一波新的商业人士进入电子竞技。如果我们只看CSGO,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足球俱乐部建立自己的队伍,我么你也可以看到成功的足球远动员建立自己的CSGO战队。  我相信有机会,我们的代表和律师已经与我们签约的团队谈过,他们都愿意谈判。  Q: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队伍的氛围是怎么样的?  气氛变得越来越好,我们在巴西的时候集中精神打比赛,试图找到一个俱乐部。我们每天都在完善我们的体系,并为下一个挑战创造有趣的内容。我们让我们的代理人处理这种不确定的情况,我们就专注于游戏内部的事情。  Q:团队成员的财务状况如何?你还能在这种情况下呆多久,因为选手都坐在板凳席上而拿着更低的薪水,还是像cogu和LUCAS1那样,根本就是0薪水?  我们知道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比赛,我们对这种情况感到满意,LUCAS1和cogu在社交媒体上都很受欢迎,他们在经济上也有实力可以舒适生活,和平地谈他们的未来。  Q:你对公开diss MIBR这件事感到后悔吗?MIBR表示,他们不想让一个队伍来控制自己的命运,你不认为这个“反叛队伍”的标签会影响谈判吗?  我不知道“后悔”这个词是否合适。MIBR的代表说,这种情况本可以处理得更好,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次性的情况。这又不是让技术人员根据选手的表现来决定哪些选手应该上场这么简单,俱乐部并不能决定一个选手的命运。  我不认为因为我们没有接受MIBR的报价就把我们成为“反叛者”是正确的,我们有确立拒绝那些我们认为对我们不感兴趣的提议。  Q:你最近直播很多,你还打算做什么?你收到了什么样的信息?  是的,我们做了一次非常成功的直播,平均有3500人观看,不敢相信我们已经与粉丝们建立了非常牢固的关系。我们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支持,我们有责任尽可能的接近他们,这正是我么你正在做的。  Q:你是否设定了寻找俱乐部的最后期限呢?还是你要坚持到最后?  没有最后期限,我们正在分析收到的报价,并欢迎新的报价,我们会坚持到底,我们提供的是对一个俱乐部来说最难找的东西:一个具有很强竞争力的队伍,在游戏内外都有协同作用。我们希望尽快回到比赛中去。
2021-03-03
  在最新一期的HLTV Confirmed节目中,这位来自丹麦的传奇指挥解释了自己职业生涯第二次加入FaZe的原因,他到目前为止已经确定的角色,以及他2021年的目标。  karrigan在上个月重返FaZe,结束了他在mousesports近两年的工作,他的到来对于FaZe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因为自他2018年12月离开FaZe以来,这支队伍就一直被缺少指挥这个问题而困扰。  在谈到关于离开mousesports加入FaZe时,karrigan是这么说的:“mousesports存在一些问题,我想说,自从疫情开始我们和woxic就有很多问题,在ESL One科隆失败之后,我们不得不让他先当替补。这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时期,我们也失去了Rejin,我觉得我被留在了一个必须自己处理一切的境地,这对我来说有点困难。”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样感到筋疲力尽,这也是为什么我必须休假,即使我不想离开,但是为了我自己的未来我也得好好考虑。我的合同快到期了,我们有一些很棒的选手,就比如Bymas,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手,但是他并不是我们那个时候需要的选手,我们那时候要一个狙击手。”  在woxic离开后,karrigan在队伍里打了一段时间的主狙,随后这个角色给了chrisJ,他相信队伍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特别是考虑到他们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比赛了两个月。  karrigan说:“到了1月份,我真的很难决定是否继续留在mousesports,此外mousesports不是一个会为了队伍成为世界第一而去买一名超级明星选手的俱乐部。他们以吸引年轻选手并努力让他们成长而闻名。显然,ropz是一个很棒的例子,他成为了世界上最好的步枪手,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我有其他的offer,但是他么听起来没有呆在mousesports或者加入FaZe那么有趣,最后我选择了经验而不是年轻人。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和mousesports的年轻人一起达到我的目标,但是FaZe是我信任的俱乐部,我很享受当时和FaZe选手一起打比赛的时光,同样我也觉得他们需要一个声音洪亮的指挥来带领他们重新回到榜首。”  “我知道他们是那么希望有一个指挥,这让我的选择比替换其他指挥更容易,我考虑了一个月,最后发现这一切和钱或者俱乐部品牌没有任何关系,这一切都是关于在哪里可以实现我的职业目标,我觉得如果年初的mousesports没能发挥作用,那么估计他们也不能复制我在FaZe的成功。”  karrigan回归FaZe的传言在11月就开始流传,两个月后FaZe签下了Liquid的Twistzz,后来自karrigan加入后又训练了两周,这名丹麦的指挥还在寻找如何正确地使用这些枪男。  他解释到:“我认为我们有两个点是非常清楚的:coldzera是我们的自由人和第二指挥,然后broky是我们的主狙。但是我现在正在尝试的是让rain走出他的舒适区,而不仅仅让他打突破,所以有些情况下我会让Twistzz去打突破。在mousesports中,我是一名非常具有进攻性的步枪手,现在我必须在FaZe中找到平衡,这样才能让其他的人自由发挥他们的攻击性。我必须弄清楚在什么情况下该用rain突破,什么情况下用Twistzz突破。”  去年12月,coldzera在Flow Podcast上透露,FaZe还将会聘请一名心理学家和一名分析师。与karrigan在2016年-2018年的第一个任期相比,这家俱乐部现在向CSGO队伍投入了更多的资源,对此karrigan也是非常高兴。  “我想要一支围绕选手做足功课的队伍,也就是说心理学家是要有的,这并不是说我们明天就会找一个,但是我们一定会找到一个适合队伍的人。我们还请了一个分析师,在我第一次和FaZe打交道的时候,我什么都自己做,我们想让三个人分析游戏,互相帮助,给出不同的观点。这是我们在春季必须要做的事情,这样我才能专注于自己和队伍。”  karrigan还希望队伍很快能够集训,但是由于疫情这些计划被暂时搁置了。鉴于队伍刚刚组建,FaZe还没有为2021年设置一个明确的目标。  “这是我们很快会做的事情,但我的目标是为11月的Major做好准备,我认为在这之前一切都是适应团队的过程,我不希望我们在下一届比赛中就达到顶峰,然后突然成为世界第一。很明显,我想在Major中进入前四,这至少是我希望在我们6个月内达到的目标,当然你要问我们一年后怎么样,很明显——成为世界第一。”
2021-03-03
  幻想世博杯(Fantasy expo Cup)是西欧队伍参加的杯赛,奖金为2.5万美元,同样该赛事也是作为BLAST Premier春季赛showdown的预选赛,获胜的队伍将有机会晋级showdown。mousesports、FPX和PACT是他们首批受邀参赛战队。ropz和队友想要晋级到BLAST春决要走很长的路  这两只欧洲队伍根据他们的世界排名获得席位,而MINISE和他的队友们则是通过赢下PEL(Polish Esport League)获得的席位。剩下的五支队伍分别要通过剩余的地区预选赛晋级:波兰、DACH(德国、奥地利、瑞士、列支敦士登)、英国、法国、以及西欧预选赛。  波兰预选赛将与波兰电子竞技联盟合作,不设立公开预选赛,而3月19日至20日的最后一次西欧预选赛将有一支队伍通过公开赛直接赢得幻想世博杯的比赛。当所有预选队伍名单决出后,梦幻世博杯的正赛将于3月23日至25日举行。  以下为幻想世博杯的参赛名单:
2021-03-03
 

网站首页 | 牛博客服 | 牛博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牛博

©牛博 2016-2019 paiyzaix.com, all rights reserved